腾讯分分彩各种玩法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圖片新聞 政府要聞 業界動態 專家論壇 電子政務 電子商務 企業信息化 信息資源 國外資訊 IT與生活 優秀案例 信息安全 新興產業  
 
當前位置 > 首頁>新聞資訊>業界動態
華為透露最新戰略方向 將怎樣影響未來生活?
  來源:華為       日期:2019-04-17     【字號 大  
 

  在一年一度的華為全球分析師大會上,現場Q&A問答是最精彩的環節之一,華為副董事長胡厚崑,董事、戰略研究院院長徐文偉,常務董事、IRB主任、ICT戰略與Marketing總裁汪濤參與了該環節。 

    

    Mobile World Live:華為在全球已經拿到40個商用合同,在你們剛剛發布的年報中,運營商業務收入有1%左右的下降。我想聽一下你們對于2019年運營商和基礎設施業務的展望。 

    胡厚崑: 2019年運營商市場投資肯定會迎來新的驅動因素,即5G網絡部署。5G產業發展速度超過我們的預期。在過去的三年里,整個產業尤其是運營商對于5G的看法發生了幾次變化。 

    三年前,運營商對于如何部署5G及其商業價值,并沒有清晰的概念。他們只是模糊地認為5G會帶來很多行業應用。近兩年來,對于過去憧憬的無人駕駛、智能制造及各種行業的應用,似乎又找不到商業案例,運營商進入了5G的迷茫期。 

    但是,從去年下半年開始,我們明顯看到行業對5G的認識變得更清晰、更現實了。大家發現,其實不需要現在就挖空心思想尋找5G在行業應用上的商業案例。即便是去年形成標準的R15所提供的eMBB特性,就可以幫助服務提供商建立起有吸引力的,面向個人和行業應用的商業案例。 

    如我剛才發言中提到的5G改變媒體行業的案例,都是真實發生的。所以,大家認為5G從商業上看是可行的,這為5G進一步發展提供了有力的支撐。 

    從產業的成熟度來看,5G無論是在芯片、網絡還是終端上,都發展快速,達到了相當的水平。尤其是到今年下半年,各種5G手機正式上市后,會讓整個產業對于5G在當前能夠帶來商業價值有更大的信心。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認為對5G的投資,不再是盲目的追逐熱點的投資,而是圍繞商業價值的投資,這種投資非常可靠及理性。所以,對行業來講,5G是驅動投資的重要因素;對于華為運營商業務來說,5G也會幫我們進一步增長業務。 

    2019年,我們希望運營商業務能獲得兩位數增長。 

    Counterpoint Research:我有個問題問胡總。您的主題演講很有意思,講到了網絡安全,您認為華為公司未來的發展,最大的風險是什么?您認為最大風險來源于政治驅動的制裁還是正在投資試圖彌補的網絡安全方面的不足? 

    胡厚崑:從運營企業的角度來說,在任何時候我們都會從企業內部及外部識別不同的風險。我們在進行風險管理的時候,不會只聚焦在某一個方面,而是系統地管理風險。 

    雖然華為只有30年歷史,但是我們覺得企業運營就像在沖浪,隨時都會面臨著大大小小的起伏。我們需要有一個長遠的方向,對這些起伏進行有效的管理。 

    說到挑戰,下一階段在研究創新上的長期戰略是我們應對未來戰略性挑戰的一個非常重要的舉動。面對未來智能社會發展的巨大機會,我們如何建立更強大的創新領導力?我們希望把從產品和技術的創新,進一步提升到理論的創新。 

    談到企業外部的挑戰,地緣政治沖突,國際關系變化,毫無疑問也是我們必須要考慮的因素。 

    我們認為,網絡安全本質上是技術問題。在網絡安全上,我們的立場很明確——需要一套更系統且被整個社會所接受的框架,來識別網絡安全的風險,并通過合作來管理網絡安全的風險。在華為,我們一方面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另一方面,也將積極參與全球性有關網絡安全的合作,我們愿意做一個參與者積極推進這一進程。 

    網絡安全的討論應當“讓技術歸技術,政治歸政治”。當我們回到技術的本質討論和管理,這個問題對整個社會來說,既是挑戰,也是一個很好的機會。隨著技術使用越來越多,我們希望網絡也更安全,我們的隱私能得到更好的保護。 

    但是,如果網絡安全被政治化利用了,這將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我認為這個挑戰不僅僅是對華為一家的挑戰,也是對整個技術產業,甚至是在更大范圍內,對全球貿易關系的挑戰。 

    當你將網絡安全政治化的時候,你就會基于感覺而不是事實去討論。這樣勢必會帶來整個技術發展碎片化的風險。碎片化對于整個技術產業發展來講是非常不應該的,因為它會減緩技術創新的速度,提高技術創新的成本,最終讓整個社會付出代價。如果出現這樣的碎片化現象,不僅僅是對華為一家的挑戰,對整個產業和社會都會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提問:現在印度政府并沒有邀請華為參加印度的5G測試,但是5G測試會為印度運營商設下基準。第一個問題就是,你們是否有和印度政府進行對話,去討論相關的5G部署問題?第二個問題,你們是否有從印度私營運營商中拿到5G合同,或者是否有跟他們進行對話,去商討5G部署? 

    汪濤:印度的5G測試,有來自政府組織的測試,也有運營商組織的測試,據我所知印度政府在2018年也邀請了華為參加5G的測試,同時我們也和印度幾乎所有的主流運營商都在進行5G方面測試,包括規劃部署方面的研究,總之,我們深度參與了印度5G的測試和規劃。 

    華為十分重視印度市場,過去的十多年里,華為是印度移動通訊市場的主要供應商之一,我們認為印度通訊市場面臨著和中國以及很多亞洲國家類似的情況: 

    人口很密集,同時頻譜資源和站點資源十分稀缺。為此華為開發了一系列的創新解決方案,解決印度運營商面臨的挑戰,如提升頻譜效率,提升網絡效率和建設速度。 

    我們相信華為將通過創新的解決方案幫助我們的客戶,建設全球領先的5G網絡,造福于印度整個社會。 

    胡厚崑:華為一直非常重視印度市場。印度是人口大國且人口年齡結構非常年輕,這樣的市場對任何數字業務而言,都非常有吸引力。 

    作為技術提供者,我們希望印度市場在面臨5G機會的時候,能夠做出一些變化,使其變得更有吸引力。 

    首先,是頻譜的供應。在4G時代,印度運營商獲得的頻譜數量是不夠的,且分布碎片化。在5G時代,如果印度的頻譜供應不能做出極大的改變,依然沿用4G時代頻譜供應方法,我們很擔心5G技術在印度市場的發展前景。 

    其次,我們希望印度運營商的商業模式能夠更加健康。現在印度市場陷入惡性化競爭。我個人判斷,在相當長的時間內,5G在印度市場主要的應用場景還是增強移動寬帶(eMBB)。如果在4G時代,運營商做MBB業務都是苦苦掙扎,很難盈利,那么,在5G時代,我不確認運營商如何建立一個合理的商業模式。 

    路透社:我之前也聽到華為多次澄清,你們沒有意愿成為一個獨立的芯片廠家。但是,近期任總在接受采訪的時候,說到對于給蘋果公司提供芯片持開放態度。這是不是意味著華為在做根本的戰略調整和改變?如果這不是改變的話,是不是只是為了公關?另外一個問題,如果華為是認真要做出這樣的改變的話,為什么選擇這樣的時機呢?以及你們有沒有就這件事情,與蘋果公司開展溝通? 

    胡厚崑:我們的芯片戰略沒有任何改變。像過去一樣,我們在芯片上既要堅持自主可控,同時又堅決走開放合作的道路。我們有很多不同業務,目前的業務結構對于現有管理能力來說已經很挑戰了。 

    所以,我們沒有意愿和計劃在現階段把芯片變成一個獨立業務。在這方面,我們和蘋果也沒有具體的討論。 

    我們認為蘋果是一家非常偉大的公司,對整個移動產業的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如果沒有蘋果的努力,移動互聯網時代不會這么早到來。 

    5G現在正處于激動人心、萬箭齊發的時代,在這個時候,像蘋果這樣優秀的公司是不應該缺席的。從整個產業的發展角度看,我們認為一個優秀的公司參與到競爭里,會讓其他選手都變得更優秀。所以,我們非常期待蘋果加入到競爭中,共同促進5G手機發展。 

    San Francisco News:第一個問題,我們知道您剛才講到,對于運營商業務來說,未來期待是兩位數增長,但是今年和明年只有少數國家會開展5G部署,其中美國、日本、澳大利亞也已經明確表示不使用華為的設備來部署5G網絡,你們的主要增長將會來自于中國以及歐洲。請問,在2019年華為運營商業務,在5G方面的發展,主要來自于哪里?第二個問題是華為在4G時代,你們的戰略是有最好的產品和最合理的價格,5G時代華為已經是產業龍頭,你們對產品的價格定位有什么改變嗎? 

    汪濤: 5G在全球不同區域、不同國家的發展節奏是不同的。有些國家已經開始了一定規模的部署,有些國家還處于前期的試驗階段。 

    在移動通訊產業過去30年的發展歷程中,我們可以看到產業節奏十分明顯,每10年一代技術,從2G到3G到4G,現在進入第四個10年。 

    在每一代技術部署中,有些國家處于第一波,有些處于第二波,有些處于第三波。但移動通訊產業的發展同時也是連續的,雖然有些國家現在還處于5G的試驗階段,并不是在商用部署階段,但是運營商由于準備部署5G,要提前對4G網絡進行擴容和調整。 

    5G技術的VoNR發展需要相當長的時間,在5G建設初期是沒有話音能力的,5G話音要回流4G,而4G要提供很好的話音就必須要進一步完善覆蓋,所以很多國家里雖然5G在2019年還不會規模部署,但是4G網絡的完善和VoLTE的部署會成為今年建設的重點。 

    另一方面,由于5G帶寬達到了4G的10倍甚至到100倍,對移動回傳網絡和傳輸網絡帶來極大的擴容要求,因此運營商在部署5G的前夕,提前部署回傳網絡和傳輸網絡。華為在全球移動回傳網絡和傳送網絡中占據領導地位,所以,2019年華為運營商業務在中國、歐洲以及整個中東、非洲、拉美,都相比2018年有明顯的增長趨勢。 

    剛才這位先生還提到我們被某些國家明確不參與建設,有些媒體報導還不盡準確。其實美國市場是我們主動放棄的,澳大利亞的4G還在繼續擴容建設。 

    在其他國家,越來越多的政府和運營商已經意識到華為是最可靠的5G合作伙伴。因此,在地域方面,2019年華為運營商業務并沒有特別大的變化或者惡化。 

    另一個問題是講華為在5G產品上是什么樣的價格策略。華為參與市場的競爭從來都是以最創新的產品來幫助客戶實現商業成功為基本目標。我們認為一代新技術的引入,一定要能夠幫助運營商客戶,也幫助最終用戶真正改進用戶體驗,同時能夠顯著提升性價比。 

    大家知道4G相對于3G,在提供同樣的移動數據流量情況下,它的性價比提升了將近10倍,我們的目標,是在5G時代,希望能夠和全行業共同努力,也實現相對于4G的性價比有10倍的提升。 

    要實現10倍的提升,需要各國政府頻譜發放的方案支持100MHz的頻譜,同時在網絡建設方面,政府在法律法規方面能夠給予合理的支持。因為建設一張高速好用的移動通訊網絡,會造福于整個社會,所以我們也希望整個的產業界共同努力,使得5G這張網能夠相對4G來說有10倍甚至更高的性價比提升,真正帶來繁榮的移動通信產業。 

    人民日報:徐總您講華為創新將從1.0進入2.0時代,從產品研發轉入基礎研究,這對業界來說都是非常令人振奮的消息。我有三個問題:第一,基礎研發不僅周期長、風險大,投入量也高,華為在投入資金上是否有計劃?比如成立基礎研究基金或者在今后五年、十年投入多少?與產品開發的投資比例是怎么樣的?第二,華為是以自己的戰略研究院為主,還是與大學合作?知識產權的成果是怎么分享的?第三,剛才您提到是抱著一個開放合作、包容的理念,我個人非常贊成,但是有的人不贊成,比如說麻省理工在近期中止了許多和企業的合作,您對此怎么評價? 

    徐文偉:首先非常感謝你的問題。從我的演講題目 “From Innovation to Invention:with the world,for the world”  中可以看出:當前的理論創新以及基礎技術的突破遇到了瓶頸,為了行業和產業持續的健康的發展,當然包括華為公司未來的發展,必須加大投入在未來的理論研究創新和基礎技術的發明。 

    因為未來的研究具有高度的不確定性,而大學的研究是在不確定性中走在領先位置,所以我們一定是首先和大學合作,我們每年和大學的合作經費會超過三億美金,投入主要是幾個方面: 

    一個是采用Gift money和Funding money形式,資助科學家對未來的探索,尤其是基礎理論的探索。對于現在來說,科學界也存在一些問題,為了在一些著名的雜志上發表文章,有一定短期行為的,很難再有以前的搞科學研究“板凳要坐十年冷”的精神。 

    所以我們希望資助的這些研究,能夠真正對人類未來社會的發展作出貢獻,而不關注于短期在雜志上發表研究,同時資助他們去招聘研究生、博士生進行長遠研究。 

    第二,我們會和大學合作,建立聯合的創新中心和實驗室,從事于基礎技術的發明。 

    第三,和大學的合作實際是雙方互贏的。我們可以看到創新的周期中,大學里產生理論的突破,同時包括一部分的關鍵基礎技術的發明,當然企業也會參與這些發明,這些發明通過行業和產業的商業化,包括華為公司在內的企業參與以后,通過運營商或者客戶,為最終消費者服務。所以企業最終獲得的商業利益,再投到大學里進行基礎研究和理論創新,這形成一個良好的循環。 

    就像很多和華為合作的教授所表達的一樣:工業界對大學的價值是非常巨大的,因為工業界可以對行業的挑戰、未來的發展以及趨勢和他們分享。 

    另一方面,大學里和教授產生的IPR和產生的專利必須通過企業界、工業界的產品化,最終才能對社會、對人類產生價值,否則專利只是一張紙,沒有任何價值。 

    所以企業和產業包括大學的合作,應該是一個開放的合作,開放的合作包括了能力的全球范圍的共享,同時要包容性的成長,也就是最終合作的成果為全人類,為產業,為企業等服務。我們希望技術歸技術,謝謝大家。 

    來自墨西哥的分析師:剛才在主題演講中提到了零搜索和超級視覺,這些是依賴于多個應用服務和多種平臺的,然而這些平臺應用和服務并沒有基于一個開放的標準,華為有什么計劃去說服或者與這些服務平臺應用的擁有方共同來分享這樣的技術?如果他們不同意的話,華為又有其他什么打算呢? 

    胡厚崑: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剛才談到的零搜索和超級視覺體驗,技術使用上有標準化及非標準兩種情況。從長期發展來看,非標準只是在向標準化演進過程中的一個階段而已。市場與創新的力量以及技術擁有者的開放意愿,都會影響標準化的進程。 

    從華為戰略來講,我們會從兩個方面做出努力: 

    一方面,我們積極支持已經形成的全球化標準并做出貢獻,比如5G。另一方面,對于一些目前還缺乏標準的應用場景,如IoT,華為會積極利用自己的創新力量推動其標準化。 

    以華為HiLink為例,我們希望通過市場和技術的力量,讓這個平臺逐步演變為被業界所接受的、開放的公共標準。這是我們在消費者領域IoT標準化上做出的一個非常有意義的嘗試,目前效果還不錯。 

    汪濤:最近幾年,我們看到了有很多新的技術層出不窮,創新節奏日益加快,傳統的基于標準的創新體制對新技術的響應已經變得十分吃力。 

    所以今年來,我們將在生態發展上進行很大的投資。我在演講中提到,華為公司追求的不僅是商業的成功,我們追求的是整個產業的成功,而產業要取得成功的話,必須基于一個開放的生態,讓更多的生態合作伙伴能夠共同參與,把產業做得更成功。 

    剛才胡總提到了HiLink,這是華為終端面向家庭的一個生態的平臺,除此之外,華為還有多個類似的平臺,如ARM64生態、Ascend芯片生態發展等,目的是推進整個產業能夠加快對ARM64、AI的快速商用,解決業界面臨的算力短缺、算力昂貴的挑戰。 

    在加大生態投入的同時,華為云的戰略目標是打造一個開放的黑土地,能夠使得行業的合作伙伴共同把各自的創新基于開放平臺,面向一個個行業應用場景快速形成解決方案,快速把創新進行商業的變現,加快行業數字化的發展。 

    
 
 
  相關附件  
  推薦】【打印】【關閉】【top  
     

首頁-圖片新聞-政府要聞-業界動態-專家論壇-電子政務-電子商務-企業信息化-信息資源-國外資訊-IT與生活-新興產業-信息安全

Copyright?: 中國信息協會 版權所有
北京通信管理局ICP備案號( 京ICP備05048443號 )
聯系電話:86-10-68587293
Email: [email protected]
腾讯分分彩各种玩法